天心媚骨 作品

第一章 前世

    

迂腐之極,不肯為我一呼百應,為我謀位無半點增益。謝家既不肯為我所用,留著又有何用?謝知微,早知今日,我當日就該送你與你謝家一同上路!”這一刻,蕭昶炫是真悔了,他曾經以為是清兒不能生育,不得已納妃,傷了清兒的心,原來竟是謝知微這個賤人在搗鬼,他早該懷疑是。謝知微慢慢挪著步子,朝蕭昶炫靠近,要記住這個男人,生生世世,要記住,的一生,的親人,的好友,全部都死在這個男人的手中,無一存活!若有來世,將十倍,...永嘉十二年,冬,大雪紛飛。

廢後謝知微勾結燕北王蕭恂,皇朝覆滅。

宮門破。

皇帝蕭昶炫一狼狽,提著劍倉皇地沖進冷宮,他的後,跟著頭戴九冠,穿袍的薛婉清。

砰!

蕭昶炫一腳踹開了冷宮的大門,盤坐在殿中央,穿一雪白單的謝知微抬起頭來,看到來人,彎一笑,十年了,終於等到了這一天。

“賤人,是不是你勾結蕭恂,助他攻京城?”蕭昶炫滴的劍尖直指謝知微。

“是。”謝知微站起來,無視蕭昶炫眼中的暴與殺意,一步步朝他走去,“蕭昶炫,十年前你滅我謝家滿門,就該想到會有今日!”

是用一醫救他命,為他謀劃,殫竭慮,助他登上帝位,謀得這片江山。

可是蕭昶炫呢?

十年前的今日,淒厲的哭聲,喊聲,隔了道道宮墻傳的耳中,端方耿直,為大雍鞠躬盡瘁的爹爹,待如親生的繼母,未及弱冠的弟弟,懵懂之年的侄兒……

被的丈夫,當今皇帝一紙詔令,斬於午門。

此後,夜夜噩夢,不敢閤眼。

“姐姐,謝家滿門獲斬的時候,陛下特赦饒你不死。你不但不知道恩,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,姐姐,你真是太令人失了!”薛婉清微微揚起下,即便死期將盡,依然用這高高在上,充滿了憐憫與慈悲的目看著謝知微。

謝知微的眼中閃過一道芒,如果說,這世上,還有誰比蕭昶炫更得恨,便是眼下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。

“薛婉清,你六歲我謝府,十多年的養育之恩,將你教養人,一應的待遇與我姐妹相同,不曾虧待你半點。謝家從不曾指你報答半分,你爬蕭昶炫的床也就罷了,為何要將謝家恨之骨?”

連繈褓中的嬰兒都不放過!

薛婉清的臉數變,妙的眼中浮起了一圈水霧,憤怒的火在其中燃燒,“不曾虧待?與你姐妹相同?誰不知道我隻是你謝家的姑表小姐,日要看你姐妹的臉過日子,謝家的下人們看人下菜,我但凡有吩咐,們誰不是推諉再三,你是謝家的嫡長,你當然不曾會過那種寄人籬下,仰人鼻息的憋屈。”

薛婉清雙手握拳,委屈得雙肩抖,梨花帶雨,“就因為我不肯答應謝家為我安排的婚事,不肯為謝家聯姻帶來好,謝家就汙衊我,毀我名聲,謝知微,你又有何資格指責我?”

“清兒,別難過,你還有我!”蕭昶炫心疼不已,出手臂將佳人摟在懷中,聲道,“謝家的人已經死了,滿門被滅,他們全都該死,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了!”

“蕭昶炫,你狼子野心,忘恩負義,你們還真是一對狗男。你們這樣的狗男就該斷子絕孫!”謝知微勾一笑,極盡嘲諷,“蕭昶炫,這十二年,你也不是隻有薛婉清一個人,可有人懷過你的骨?既然沒有,這偌大的江山,留給你又有什麼用呢?”

薛婉清豁然驚醒,驚地指著謝知微,“你,是你,對不對?是你害得陛下不能有孩兒!”

“不錯!”謝知微紅微彎,“我謝家人都死絕了,你們還活著,已是天理難容,憑什麼還讓你蕭昶炫有後?”

“毒婦!”蕭昶炫雙眼赤紅,惡狠狠地怒罵道,“當年我之所以願意娶你,不過是看在你謝家世代簪纓,乃士林領袖,應當會為我所用。誰知,你祖父與父親迂腐之極,不肯為我一呼百應,為我謀位無半點增益。謝家既不肯為我所用,留著又有何用?謝知微,早知今日,我當日就該送你與你謝家一同上路!”

這一刻,蕭昶炫是真悔了,他曾經以為是清兒不能生育,不得已納妃,傷了清兒的心,原來竟是謝知微這個賤人在搗鬼,他早該懷疑是。

謝知微慢慢挪著步子,朝蕭昶炫靠近,要記住這個男人,生生世世,要記住,的一生,的親人,的好友,全部都死在這個男人的手中,無一存活!

若有來世,將十倍,百倍地還之,令他永世不得超生。

這個男人,的夫君,曾經口口聲聲在耳邊發誓,說盡話的夫君,就是這般“”,刻骨銘心,永世難忘。

一切都將結束了,十年,為廢後,居於冷宮,盡了這對狗男的折磨與辱,日復一日地承族人因而死盡的嗜心之痛,痛不生。

“可惜了,蕭昶炫,你再也不會有機會了。”謝知微的角噙著濃濃的嘲諷,眼中再無如烈火般燃熾的仇恨與殺意,反而一派輕鬆與淡然,“蕭昶炫,我已經和新皇說好了,留你一條命,讓你嘗嘗亡國之君的滋味,以後每一天的每一刻,你和薛婉清都要跪在我謝家的牌位前,懺悔,請罪……”

從謝知微的角再次溢位,順著雪白的流淌,目驚心。

的腳步踉蹌了一下,卻很快就站穩,後背靠在一柱子上,執意不肯倒下。

等這一天,等了整整十年,夜以繼日地謀劃,算計,一點一點地顛覆曾經創下的盛世,耗盡了的心。

如今仇已復,了無憾。

眼前的一切在的眼中慢慢地消散,最後,隻留下一道穿銀鎧,紅大氅迎風翻飛的昳麗青年,提著槍疾步走來……

蕭昶炫逃不掉了!

黃泉相見,祖父、爹爹、母親還有弟弟們,可不可以原諒?

謝知微緩緩地闔上眸子,臉上留下了一抹恬淡的笑容,充滿了期待……和薛婉清都要跪在我謝家的牌位前,懺悔,請罪……”從謝知微的角再次溢位,順著雪白的流淌,目驚心。的腳步踉蹌了一下,卻很快就站穩,後背靠在一柱子上,執意不肯倒下。等這一天,等了整整十年,夜以繼日地謀劃,算計,一點一點地顛覆曾經創下的盛世,耗盡了的心。如今仇已復,了無憾。眼前的一切在的眼中慢慢地消散,最後,隻留下一道穿銀鎧,紅大氅迎風翻飛的昳麗青年,提著槍疾步走來……蕭昶炫逃不掉了!黃泉相見,祖父、爹爹...